沐晗。

为了你做更好的人。

【短篇】《意中人》

刀子刀子刀子

Ugly Angel:

《意中人》


cp:Thor x Loki


篇幅:短篇


设定:医生Thor x 画家Loki




1. 


“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,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,身披金甲圣衣,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。”




穿着碎花洋裙的小女孩费力地爬上板凳,嘴里还念念有词。饭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,小女孩拿起餐叉,一副食欲不振的样子。黑发青年出现在他的身后,用手中的勺子在她的脑袋上敲了敲,“嘀咕什么呢,佐伊,快点吃饭。”




“呐,洛基哥哥,索尔哥哥来娶你的时候会是身披金甲圣衣,脚踏七色云彩的吗?”佐伊放下餐叉,转过头睁大眼睛盯着黑发青年。




“你在胡说什么,谁要他娶了?”洛基忍不住提高了分贝,在佐伊的身旁坐下。他用勺子搅拌着碗里的土豆泥,面色不善。




“索尔哥哥说的啊,他说他要娶你嘛,”佐伊吐吐舌头,一脸无辜地看着洛基,“为什么他很久都没有过来了啊?他以前跟我说,他打算给你一个惊喜。而且以前洛基哥哥你生病的时候,他都常来看我。但你病好了以后,我就没看见过他。为什么啊?”




“我不知道,”洛基的脸色不佳,他垂眸看着碗里的土豆泥,不停地搅拌着,“他以后也不会来了。”




“为什么呀?你们吵架了?”佐伊眨眨眼睛,一脸的好奇。




洛基不耐烦地摆摆手,“小孩子少管那么多事。”




佐伊闷哼一声,吃起了饭。洛基也停下了动作,吃着东西。房间里的气氛略有些压抑,空气仿佛都凝固了。




“洛基哥哥,你看过大话西游吗?”佐伊把餐包塞进嘴里,津津有味地咀嚼着,“那个可好看了,你可以去看看。”




“多看书,少看些电影。”洛基平淡地说着,喝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口玉米浓汤。于是佐伊不再说话,飞快地把碗里的蔬菜沙拉扫进嘴里。她跳下板凳,看了洛基一眼。




“哥哥在骗人!你手上都还带着索尔哥哥送的戒指,你的画室里也全都是他!索尔哥哥才不会不回来的!”




话音未落,她便逃也似的跑进房间了。洛基愣了愣神,等他反应过来后,还想再说点什么,可是人已经不在了。




“人小鬼大。”洛基无奈地摇摇头,目光却落在自己右手的戒指上。银质的戒指表面已经被摩挲得光亮,可以映出洛基的脸。洛基在戒指上看见了一张苦涩的,没有笑容的脸。




「洛基,我们结婚吧。」




金发男人特地打扮得整整齐齐,在他的面前单膝跪下。他抬头看着洛基,脸上的笑容很灿烂,那双琥珀色的眼神采奕奕。他的手中拿着一枚不知从哪里变出的戒指,神情认真到让人无法拒绝。




他记得自己当时笑了,笑声听起来软弱无力。




可从自己口出来的回答却那么冰冷。




「我拒绝。」




2.


洛基犹豫再三后,还是把锈迹斑斑的钥匙插进了锁孔。




许久未开启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灰尘的味道,他走到窗边,猛地拉起了窗帘。阳光从窗户里投入房间,可以看见大片的尘埃在空气翩翩起舞。房间的角落堆积着画板和各种绘画材料,其他地方则放着大大小小的绘画成品。




所有绘画的内容都出奇的一致——一个男人。




钉在墙上的那幅画上面金发男人穿着一件白大褂,金发被扎成一个小辫子放在脑后。他一本正经地在说着什么,从他的侧脸可以看出他的脸上戴着医用口罩。男人的阴影被画成了另一个男人,闭着眼睛,环抱着自己的双腿,蜷缩成了一团。




这幅画没有背景,只有这两个男人。




洛基的手缓缓抚摸着画上金发男人的脸,不经意间笑了起来。他走到了角落,那里的画板上有一幅未画完的画。




「洛基,你为什么总喜欢跑到医院来画画?」




金发男人站在他的身后,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。男人说话的语气很温和,透着一丝疲倦。他向后靠去,把自己的脑袋枕在男人的肩上。




「这里取材好。」




他说话的语气总显得那么漫不经心。男人却哧哧地笑了起来。




「我最近很忙,这段时间手术很多,恐怕没时间当你的模特。」




「我又没有拿你当模特。」




他瘪了瘪嘴,立即反驳起来。




「可是你看,这画上的人,明明就是我。」




男人话里满满都是自豪与幸福之情。他侧过脸,吻了吻洛基的鼻尖。洛基不满地别过头,男人就顺势把洛基整个人都揽进自己的怀里。男人亲吻着洛基的后颈,轻柔的触感让洛基不适应地扭了扭


身子。他拍拍男人的手,语气比平时要温和一些,「别闹,痒。」




男人停止了亲吻,手却没有松开。




「你画的我不幸福。」




「什么?」




「你应该再画一个洛基上去。这里的索尔没有洛基,他会不开心。」




「蠢货。」




“蠢货。”




洛基笑着,眼里却有泪想要涌出。他叹了口气,叹息消散在空中,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。洛基随意地用手把已经垂到肩上的头发梳到脑后。他把画板重新拿上画架。他连椅子上的灰尘都没拭去,就坐了下去。他手中握着画笔,思绪飘飞。




他有多久没有拿起过画笔了呢?




他忘了。




但是一定有很久了吧。




3.


佐伊又生病了。洛基抱起浑身发烫的小女孩,直接往附近的医院赶去。好巧不巧,这次给佐伊看病的医生,也是上次那位医生。年轻的医生态度冷淡地给佐伊考着体温,洛基却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他旁边的空地。




那里本该有个人的。




他第一次看见那个男人,就是在给佐伊看病时。金发男人好像和这位医生是朋友,当时的男人就一直默默地站在旁边。直到医生说佐伊并无大碍,他这才松了口气。




这时,一直沉默的男人突然开口:「这是你的女儿?」




「不是,」他立即为自己辩解起来,语气中带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着急,「这是我的妹妹,我没有伴侣。」




「好巧,我也没有。」男人朝他笑笑,语气十分爽朗。




他回以一个客套的微笑。医生给佐伊开了药,他浅浅地道谢,然后抱着佐伊准备离开。男人却在门口拉住了他的手腕,「我带你去吧,我知道在哪里拿药。」




「好啊。」




他稍微迟疑了一下,还是没有拒绝。这家不大的医院,他已经来过多次,绝不再会有迷路的可能。明明只有几十米的路程,他们却走得很漫长。取了药以后,他打算离开,男人却显得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


「谢谢,我要走了。」




他明知道对方想说些什么,却故意装作没有看出。




「等等!」




他没有移动脚步,男人却抓住了他的手臂。男人虽然笑着,但眼神却显现出一些忐忑,「可以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吗?」




「作为医生?」他眨眨眼睛,问的问题带有一丝明知故问的色彩。




「作为……我个人!我叫索尔。」索尔认真地看着他,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发笑。




「洛基,」他点点头,目光游离到了对方握在自己手臂上的那只手,「那么索尔,可以把你的手拿开了吧?」




索尔立即松了手,干咳了两声以掩饰尴尬。他和索尔交换了联系方式。索尔把手机攥在手里,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。




「洛基,以后来医院就来找我吧,我……我怕你迷路!」




「好啊。」




他脸上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


洛基抱着佐伊,倚靠在医院冰冷的墙上。他闭上了眼睛,仿佛自言自语般地开口。




“索尔啊……我迷路了。”




4.


洛基换好衣服准备出门,才发现自己打错了领带。本来他都没有注意过的,是佐伊嬉笑着指着他的领带说:“哥哥,你的领带不是索尔哥哥的吗?”他这才发现这条领带和自己并不合适。看来又不小心拿错了啊。洛基不禁有些嘲笑起自己来。




他和索尔的发展迅速到不可置信。他们认识半个月不到就确立了关系,一个月过后索尔就搬进了他的家里。两个人睡在一起,这时候洛基才发现对方白大褂下的身材有多好。




「帮我系领带吧,洛基。」索尔穿好衣服,站在他的面前,朝他张开了双臂。




他翻个白眼,却还是朝对方走过去,「白痴,自己不会系吗?」




索尔只是笑着,没有回答。他朝着索尔走过去,仔细地帮他系着领带。索尔却并不老实,双手环抱住了洛基的腰,一会儿在他的腰上捏一下,又在他的身上游走。




「滚,你今天不是还要开会吗?」洛基侧过身子躲开他的手,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止。




「你太香了。」索尔低头,用鼻尖在他的鼻子上蹭来蹭去,双手抱住他的腰。索尔用额头抵住他的额头,鼻息全都喷在了他的脸上。洛基的脸有些发烫。他系好领带以后,抬头吻了对方一下,然后狠狠地推了一把索尔。




洛基整理了一下自己被索尔揉出褶皱的衣服,「滚,我还要去画室交作品。」




「那我们晚上再继续?」索尔朝他眨眨眼睛。




佐伊从门缝里探出脑袋,兴致勃勃地问道:「索尔哥哥,继续什么呀?」




索尔揉揉佐伊的脑袋,转头看着他,笑得欠揍。




「你哥哥最喜欢的,好玩的游戏。」




5.


洛基在家收拾东西,他无意间翻出了一叠医院的文档。那是他的病例。就在一年多以前,洛基还是个活不到几天的重症病人。那个时候他的身体非常虚弱,稍作运动便呼吸困难。在他一幅画没有画完的时候,突然因为呼吸困难晕厥了过去。




直到被人送进医院,才检查出来他是心脏瓣膜疾病导致的充血性心力衰竭。他至今都还记得,当时医生说出他的状况时,那种绝望的感觉——




天昏地暗,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分崩离析。




「洛基,洛基你听我说……」




是什么人把他紧紧抱住?




「不管你发生什么,我都会永远陪着你的。我一定会的。」




为什么要把他这样紧地抱住,紧到他感觉不能呼吸。




「我爱你……洛基。你不要放弃啊……」




是什么东西,落到了他的脸上,灼热得要把他给烫伤。




为什么啊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做啊。他感到疑惑,却又不想再思考。他累了。他像一个木偶一样,每天任由医生摆弄。每天索尔都会出现在他的面前,紧紧握着他的手,给他说说佐伊的现状,或者说说周围的趣事。哪怕他的表情没有过变化,索尔也一天都没有缺席。




他看着索尔天天进行无用的努力,看着索尔一天天的憔悴。他的病情一天天恶化,而他终于看见医生在索尔的面前摇了摇头。




「他现在的情况,除了心脏移植,再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救他了。」




可合适的心脏,哪有那么容易找到。




他早已放弃的灵魂,不该被拯救。




后来有一天,他也忘记那是哪一天了。他拒绝了索尔的求婚,索尔却不由分说地把他抱在怀里,粗暴地吻了上去。他没有反抗,甚至还配合地环住了索尔的后颈。




「洛基,我爱你。」




索尔说出这话的时候,是哽咽着的。




这是他最后一次看见索尔。




6.


洛基坐在沙发上,膝盖上的平板电脑放映着《大话西游》。他慵懒地看着电影,打着哈切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周围的一切事物对他来说都失去了以往的魅力。他过着这平平淡淡的生活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。




他身旁的小女孩已经睡着。洛基突然想起之前佐伊的问题。“洛基哥哥,如果索尔哥哥真的再也不出现了,你会恨他吗?”他一时有些无言以对。童言无忌。佐伊也许只是随口一问,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分纠结。




可他却有些弄不清了。




恨吗?




已经恨过了吧。




很恨,恨索尔的不讲信用,不辞而别。恨索尔在他重获新生时,却不在他的身边。恨索尔说爱他却再也没来见过他。恨他的不留痕迹地离开,然后音讯全无。




他是幸运的,也是不幸的。他得到了生命,也失去了生命。




他揉了揉眼睛,并不打算看下去了。但是他的电话却突然响了。他瞄了一眼一旁熟睡的佐伊,接通了电话,压低自己的声音。




“喂?”




“请问是索尔先生的家人吗?”




“啊?”




“是这样的,之前您打电话过来查询过关于索尔先生逝世的问题。但由于索尔先生和本医院签署了关于手术的保密协定,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提供关于他的更多信息了。毕竟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,希望您能节哀顺变。”




“你说……什么?你说……说谁死了?”




“您怎么了?您不是索尔先生的家……啊?抱歉,洛基先生,我打错号码了。”




“他死了?他怎么会死!告诉我!什么手术!”




洛基的手一直颤抖着,他近乎是对着电话在嘶吼。佐伊从酣睡中被吵醒,不敢开口,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看着洛基。洛基张着嘴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电话从他的手中滑落,掉在了地上。他呆呆地站立在那里,宛如一尊石像。




小女孩从沙发上走下,跌跌撞撞地跑到洛基的身边。她抱住了洛基的腿,说话的时候竟带上了一丝哭腔。




“哥哥……别哭。”




洛基罕见地没有俯身下来安慰她。




他的双眼空洞,眼泪顺着脸颊滑落。




“原来我的意中人,是盖世英雄。”




THE END





评论
热度(65)
  1. 快来削我啊Ugly Angel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沐晗。Ugly Angel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刀子刀子刀子

© 沐晗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